• Face 兔⋯⋯

    2009-07-11

    越陌生⋯⋯越清晰⋯⋯

  • 累的尽头⋯⋯

    2009-06-24

    太累了太累了  能躺下来多好 就这样一直躺着  多好⋯⋯

     

  • 最近时间基本还是都浪费在那个疯子客户身上。那个浪费可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浪费,一个稿子可以今天自己拍板说定了明天就撕破臭脸不认账,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和他所谓的沟通上,可他根本不是人怎么沟通?这位疯子可是疯出了一定的名堂了,其知名度快要胜过他要卖的车子了,臭名昭著到估计连火星都有通告了。

    发泄完毕⋯⋯

    计,...

  • 终于在桌子底下的角落找到了它。看到的时候它侧着身体躺着,浑身裹满灰尘 ⋯⋯

     

  • 未命名的头发 未命名的手 未命名的眉心 未命名的唇⋯⋯

     

  • 妮子就是妮子  也许可爱 也许刁蛮 也许温顺 也许泼辣

    无论评价如何层次 褒贬如何不一  

    妮子还是妮子 不管你千呼万唤 哪怕天崩地裂⋯⋯

     

  • 最后不一贴,其实这次目的地选云南最大的动力是想念那里的小锅米线了,反正不如死是随便派,所以就成行了。刚到束河的第一顿就是米线,味道和我想回味的不一样,不知道是自己变了还是米线的口味变了,总之,吃过了⋯⋯

    其实云南有很多好吃的东西,那里人吃土豆成瘾,炸的蒸的烤的只要洒点辣椒粉就是美味,还有各式野菜菌类,最好吃的莫过松茸,那个美味啊!就着云腿炒一盆子我可以吃掉三大碗饭,可惜季节不对。当然还有很多野味,只是我不感兴趣,能吃个猪啊牛的已经可以了,其他的都是小动物,现在猪都有流感了,...
  • 对于02年时来过的中甸,印象最深的就是松赞林寺了,这次来还好它没有象中甸县城那样翻天覆地的变,依然还算世外,只是变亮噌了不少⋯⋯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还用着胶片相机,原来的照片都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记得那时候的墙很耀眼。




















  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