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看这张破图就知道最近开了个多冗长的会议了,无聊的境界非同想像!终于,现在的会议连磨蹭的机会都没了,会依然要开,只是还要开动脑筋想比这图更无聊的东西⋯⋯快圣诞了,而我的日子却怪诞了⋯⋯

     

  • 冷周末⋯⋯

    2008-12-07

    天开始一本正经的冬了  连多多和妮子都抵不住对方的体温  暂时放弃了姿态躺在了一起  只有傻MOMO还在凝望着天空  想像着雪的样子⋯⋯

     

  • 清晨之练⋯⋯

    2008-12-01

    今天又为完阿姨开门,睡意全无,尽管三点多才躺下。反正十点半要去朝拜客户,所以又次享受清晨阳光,顺便看看MOMO他们在做什么,发现家里的菊花正在茁壮,Momo的眼神非常适合==!花配猫似乎俗了点,但我家也就那些漂亮东西了⋯⋯







    ==原来是这样的⋯⋯ 





     

    这张很80年代⋯⋯ 
    ...
  • 今早十点半又要开会⋯⋯

    今天起来很早,帮阿姨开好门就睡不着了,难道是老了?

    不过早起其实真的蛮好,有阳光,有咖啡⋯⋯帮第二只会议怪物上色⋯⋯ 

     
  • 最近开会多,开会多怪物就多,听着那些有的没的东西,笔就在纸上乱涂。会议越怪诞,怪物面貌也越怪诞,不知道来自哪个H、L、F星球⋯⋯反正我是火星怪物⋯⋯



  • 这两天不用熬夜,但病了,那种瓢瓢然的感觉其实和熬夜到凌晨四五点差不了太多。

    病了便睡,睡的时间占据一天的三分之二,睡多了梦也就自然多了,梦里千奇百怪变化万千,越生病梦就越离奇,赛过看片子了。

    一直囔囔着要过秋天,整个秋天却在忙碌中成了汉堡里那片点缀的生菜。现在应该算冬天了吧,过了冬天,秋天还会远吗?

     
  • 断⋯⋯

    2008-11-17

    那只是一种下场⋯⋯

     

     

    前天晚上陪骡子过生日买醉,发现往日深宅生活让我们买醉咨询严重匮乏,最后只能用饱餐一顿收场。

    因为没醉,回家依旧倒时差,无意发现一首歌,歌词很好玩,歌声灌入耳朵,让我体内的感冒病菌着实Hi死了一把⋯⋯

    黑太空飘羽毛

    一千只金蚂蚁爬入窄路

    痕痕如阵痛

    拗得破什么煎熬
  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