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去纳木措那天的过程记得很清晰。凌晨三点半我们便打点行装从日喀则出发了,一路上黑哩吗呼啥都看不见,除了我们没看到一辆车。车子大概到七点半的时候在山路上暴胎了,于是在黑夜中顶着寒风大家下来换轮胎,天上飘着雪花⋯⋯